Skip to content
Site Tools
Increase font size Decrease font size Default font size default color blue color green color
Home Living in China Foreigners in China Foreigners in China 一个美国记者的“中国梦”
一个美国记者的“中国梦”
Foreigners in China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幢红砖外墙的外国专家楼内,包思科专注地盯着电脑,键盘上手指如飞。写作,几乎成了他授课之外的全部生活。他说要在有生之年用心写一本关于中国的书,以此来实现—— “我把中国当作自己的家”
包思科说,他祖先的血液里似乎流淌着“漂泊”的因子,总是从一处迁徙到更加生机勃勃的另一处。一个世纪前,包思科的父亲乘船从意大利跨洋来到美国,去追寻自由、富裕的“美国梦”。而5年前,包思科怀着好奇和憧憬越洋从美国来到中国,因为他有一个美好的“中国梦”——见证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所有惊人变化。

他预见到,如果说20世纪可以用美国来作为时代的注脚,那么21世纪将深深地带上中国的烙印。“我的所有朋友都认为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文化源远流长,经济飞速发展,充满生机和希望。他们都向往到中国来生活,但是思想和行动总有差距,只有我这样想了并且这样做了。”包思科说着咧嘴笑了,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神情。“朋友们现在都非常羡慕我。”

包思科来中国时已经54岁了,他在美国拥有非常成功的事业。作为记者,他为《时代》周刊等杂志撰文;作为作家,他出版过4本畅销书;作为演员,还出演过多部影视作品,然而他毅然抛下这一切来到中国。

尽管刚来时包思科语言不通并且远离家人和朋友,他却始终感到在中国的日子是一生最快乐的时光。他说:“在中国,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在发生,有新的事物等待我去体验,所以每天我都非常愉快。或许我会去欧洲游览,或去美国探望朋友,但是每次只有到中国我才用一个‘回’字,因为我把中国当作自己的家,在中国我感到轻松自在,充满活力。”

包思科梦想着有一天能写一本关于现代中国的书,不只是记录他在中国的生活和经历,而是把他所见和所感受到的时代交汇处的中国忠实地展现出来。“那或许要花上我下半辈子的时间来慢慢体味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人民,才能沉淀出一本好书。”

“我的学生是我最好的朋友”

包思科在他的个人主页上这样写道:我是一个作家、记者、老师和父亲。从前,他最引以为豪的是作为一个儿子的父亲,而现在,他最感到骄傲的是他的一群学生。包思科在厦门和北京的多所大学中都担任过新闻系的客座教授,将他多年从事新闻媒体的经验传授给学生。

包思科还和他的学生一起创办了北京高校的第一个英语新闻博客——“喔,我们看世界”,学生们在包思科的指导下对中外新闻时事进行评论,发表文章。这些文章主要以介绍中国的文化和发展为主,在北京已经拥有了许多外国读者。“我们的博客口碑很好。”包思科不无得意地说,“有一些外国驻华新闻机构还特意发电子邮件给我,希望学生能去他们那里工作。”

由于工作的关系,包思科平时接触最多的就是他的学生。“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和学生们一起学习和生活中度过的,他们是我在中国最好的朋友。”谈起学生,包思科满脸笑意,掩饰不住喜爱之情。“他们都非常聪明好学,思想开放,很有时代感,对事物有许多新颖独特的见解,令我都自叹弗如。我相信将来他们会做出很优秀的事业,他们的未来充满希望。”

“在中国不需要会讲中文”

包思科是个非常喜欢“游山玩水”的人,但由于工作繁忙,来中国5年,却很少有机会背起行囊尽情旅游。“我的每一次出行旅游都和工作有关。”他皱起眉头,耸了耸肩,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但看得出来,他很享受忙碌的工作和忙中偷闲的游玩:去河南洛阳是为了开一个新闻教育的交流会,去厦门是为某出版社举办的一个讲座,去海南是为拍摄一部电视剧……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不会说中文的包思科每次都是凭借一口带着美国南方浓重的密西西比口音的英语“独闯中国”。

“你知道中文非常难学,对于一个近60岁的老人来说尤其如此。我努力尝试过,但是……”包思科说着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泛起一阵潮红,“但是在中国生活不需要会讲中文。”他语出惊人,“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热心人自愿为我当翻译。去年在海南岛的时候,我租车环岛游,一个女大学生自愿陪我转了两天,中国人的热情助人真是让人感到惊奇。”同样令他震惊的是,中国的大城市里,很多年轻人都会说几句简单的英语日常用语。“买东西、问路都不成问题,这即使在欧洲都是无法想象的。有时候碰到言语不通,替我解决问题的都是这么高的孩子。”说着,他比划了一米多高的样子。(徐艳 文/图)

 

Sponsor Ads

China Yellow Pages